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百科大全 > 正文

红岩中的余新江的句子,红岩余新江人物形象

admin 发布于2021-01-12 12:01 百科大全 309

红岩概括余新江

余祖胜(1927-1949)祖籍2113湖口县舜德乡余5261古塘湾,出生于湖北汉4102阳。余祖胜父亲为汉阳兵1653工厂工人,1938年全家随工厂并入在重庆的21兵工厂①。 1939年进厂当童工,1944年秋考入21兵工厂附设技工学校半工半读。1946年下半年失学失业后,与青年工人组织“读书会”,在工人村创办《火焰》墙报。期间写又大量诗歌,表达对黑暗旧世界的诅咒和对光明新世界的憧憬。1947年5月加入中国共产党,随后受党组织派遣入厂当工人,从事地下革命活动。 1948年被捕,囚于中美合作所集中营渣滓洞监狱。1949年11月27日牺牲于大屠杀中。

小说红岩中余新江的人物原形——革命烈士

红岩 余新江牺牲了吗

1、小说里没有明确交代余2113新江有没5261有牺牲,第29章(倒数第二章)讲渣滓4102洞越1653狱,最后一幕是余新江最后一次出场,当时他捡起牺牲了的王班长的冲锋枪,一个人带伤在铁门边阻击敌人,掩护大家推倒高墙冲出去。这时一个狱友气喘吁吁地赶回来告诉他大家都已经在老大哥的带领下推倒高墙冲出去了,让余新江也赶快走。

原文是:“ 正在这时,背后突然传来了急促的脚步声,一个人影,飞快地奔上前来。余新江回头一看,正是满面血污的景一清。“老大哥派我来联络!”他喘吁吁地在火光中说:“队伍刚冲出去,叫你们马上转移!”

从这个情节来看,余新江应该没有牺牲,而是跟大家一起脱险了。

2、小说里成岗牺牲了,跟许云峰一起被敌人扔进了镪水池。第28章(倒数第三章)大反派徐鹏飞亲自到白公馆指挥杀害了许云峰和成岗。原文是这样的——

徐鹏飞:“密裁许、成的行刑人员马上准备。”

木然地站在那里的陆清(白公馆看守所所长),默默点头。

“布置警卫!”

“是。”

“镪水池准备好了么?”

“准备好了。”陆清看了看杨进兴(杀人如麻的看守长)。杨进兴立刻挺胸立正:“马上提许云峰和成岗。”

红岩书中人物及描写其语句

这青年衣衫破2113旧,举止有些寒伧,看样子不像学5261生,大4102概是个小职员吧?不过,要1653是职员,他怎能一天到晚不去上班,把时光都消磨在书店里?甫志高几次想问,却不好启齿。

余新江愤怒地将双手往衣袋里一插,大步跨到丁长发面前,“老丁!”他叫了一声,忽然停住了,因为他的手在衣袋里触到一点什么东西。余新江慢慢从特务搜查过的衣袋里抽出手来,竟摸出了一个不知从何而来的小纸团。余新江诧异地打开纸团一看。

夜渐渐深了。陈松林在忙乱中逐渐察觉到,顾客已经减少了许多。这时,甫志高跨进书店来了,他也像普通的顾客那样,在书架上东翻翻,西看看,浏览着图书。甫志高到书店来,是有目的的。

眼看着工人生活的艰难困苦,成岗心里感到十分痛楚。他在几座工棚里转来转去,想和工人商量。工人却冷淡地用不信任的眼光,打量着新来的管理员,始终保持着沉默,像火山爆发前的沉默……

烟囱冒着浓烟,车间里闪耀着铁水浇铸砂型的火花,流着汗水的工人,操纵着车床,车床飞快地旋转,工人辛劳的脸上露出了笑容。

小小的客厅,经过细心布置,显得很整洁。小圆桌铺上了台布,添了瓶盛开的腊梅,吐着幽香;一些彩色贺年片和几碟糖果,点缀着新年气氛。壁上挂的单条,除原来的几幅外,又加了一轴徐悲鸿画的骏马。

象这样的年轻同志,刚脱离熟悉的环境,担任这种新的、特殊的任务,多少有点不习惯,是很难怪的;自己当年刚脱离群众运动转入长期隐蔽时,何尝不感到苦闷?甫志高并不急于说更多的话,只是默默地抽烟,端详着面前的年轻小伙子。

天色快黑尽了,顾客进进出出的似乎更多。每天黄昏,是买书、看书的人最多的时刻,书店里挤来挤去的都是晚饭后从学校出来的学生。陈松林忙着在人丛中取书、收钱、找钱,无暇细听那些学生嘈杂的闲谈。

书店是甫志高领导的,他仍旧在银行作会计主任,兼着书店经理的名义。最近,他常到书店来,帮助业务不熟的陈松林。他的领导很具体,而且经验丰富,办法又多,很快就博得陈松林对他的尊敬和信赖。

牛角沱码头上挤满了等候过江的人。成瑶排在一个老太婆背后,性急地蹬着脚,又踮起脚尖朝前望。前面,一条线的人头一直排到趸船边。趸船上站着两个戴黑眼镜的人,嘴角上叼着烟卷,在那里指手划脚。

景一清脸上失色了。丁长发扫了他一眼,沉默着。如果敌特搜出了女室的来信,如果女室有关越狱的重要意见被敌特搜去,那么,接踵而来的,定是不堪设想的危险。

丁长发举目四顾,看见了余新江的手已握成拳头,所有战友的目光,都惊惶地射向牢门口。只有老大哥没有什么反应。他早已离开了铁窗口,和更多的战友们一样,半坐半躺在他简陋的铺位上。

和前几次回家一样,仍然听不见嘈杂的金属撞击声和电动机嗡嗡的低鸣,厂里全是静悄悄的。成瑶不管这些,朝一座小小的灰色砖房的楼上直跑。

过了江,北岸高高的石级,爬得成瑶直喘气,衬衣有点湿了,江风吹来,背心凉飕飕地很不舒服。擦擦额角上冒出的汗珠,渐渐望见了一座熟悉的烟囱的上半截,到家了!

关好店门以后,甫志高便到楼上那一小间陈松林的寝室去了。他坐在陈松林那张小书桌旁,翻阅了一下小陈的读书笔记,他发现,小陈很用功,虽然文化不高,但做的《大众哲学》笔记很认真。笔记本的封面上还写了几行自勉的话。合上笔记本,甫志高点燃一支烟,深深地思索起来。他平素不大抽烟,近来因为工作顺利,精神比较兴奋,有时就抽上一支两支。

愤怒的陈松林,什么也不想看了,绕过松林坡,径直朝华为的宿舍走去。他对那个受了伤的,被叫作黎纪纲的学生,产生了强烈的好感和同情。

店员是个圆圆脸的小伙子,十八九岁,矮笃笃的,长得很结实。他是从修配厂调出来的陈松林。离厂以后,便没有回去过,谁也不知道他当了店员。初干这样的工作,他不习惯;脱离了厂里火热的斗争,更感到分外寂寞。他很关心炮厂的情况,却又无法打听,也不能随便去打听。偏偏这书店还只是一处备用的联络站,老许一次也没有来过,所以他心里总感到自己给党作的工作太少。

成岗象猛然醒悟,立刻把江姐的手拉到自己面前,他清楚地看见,江姐的食指和中指,隐隐地现出铁笔磨伤的痕迹。

成岗、肖师傅和那个圆圆脸的青年工人陈松林,在城里一家电机厂里等了一整天,又冷又饿,直到黄昏时分,马达才修好。可是抬到江边时,洪水早已淹没码头,水还在一股劲朝上涨,轮渡和木船都封渡,过不了江。而且,就是等到明天,也不知道能不能过江,嘉陵江发洪水,雨又下个不停,不是一天两天就能开渡的。

陈松林记得,他第一次遇到黎纪纲,就是在这里。黎纪纲躺在床上,扶他回来的同学们,正用毛巾浸湿冷水帮他止血。此刻,他觉得奇怪,看看宿舍里没有什么人,所以一见到华为就向他低声打听这青年的来历。

本文标签: 红岩中的余新江的句子 红岩 句子 人物形象


Copyright Dotee.net Some Rights Reserved.网站地图 |冀ICP备19012759号-6

请登录

忘记密码我要注册

社交账号登录

注册账号

已有账号?请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