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百科大全 > 正文

伤逝的社会意义,鲁迅写的伤逝的主题意义是什么

admin 发布于2020-12-30 12:12 百科大全 390

鲁迅写的伤逝的主题意义是什么

主题意义是对生命终极意义的追求。并将作品的意蕴揭示过程分为终极意义的憧憬期、现实生活的品味期、凡俗人生的彻悟期、生命追求的抉择期等四个阶段。

内容简介:

《伤逝》是现代文学家鲁迅于1925年创作的一部以爱情为题材反映五四时期知识分子命运的短篇小说。小说以主人公涓生哀婉悲愤的内心独白的方式,讲述了他和子君冲破封建势力的重重阻碍,追求婚姻自主建立起了一个温馨的家庭,但不久爱情归于失败,最终以一“伤”一“逝”结局。

小说通过涓生、子君始以争取个性解放婚姻自主终却落到悲剧结局的描写,反映了个人和社会的冲突:离开整个社会的解放,个性的解放和婚姻自主是无法实现的 。

小说语言优美凝炼,富有诗的情韵;开头结尾部分有些语句的故意重复,不仅在结构上起着贯通前后的作用,而且有物是人非之感,加强了抒情气氛,有助于主题的表达;有些句子写得委婉含蓄,寓意深刻,发人深思,深化了主题。

扩展资料

写作背景:

“五四”时期,诉说婚姻不自由的痛苦,是许多青年的公意,争取恋爱婚姻自由已成为当时个性解放思想的重要内容。因此,20世纪20年代的小说创作,描写男女恋爱的占了全数的百分之九十八,其中最多的是写婚姻不自由。

鲁迅对个性解放的反封建意义,是予以充分肯定的,但同时也敏锐地发现隐藏在恋爱婚姻自由背后的危机。早在1923年底,鲁迅就在《娜拉走后怎样》的演讲中指出。妇女要解放应该用“剧烈的战斗”去争取经济权,“如果经济制度竟改革了,那上文当然完全是废话”。

到了1925年,鲁迅的世界观已处在根本转变的前夕,这时他则主张用“火与剑”的方式去彻底变革社会制度了。1925年10月写的《伤逝》,不同于当时流行的歌颂恋爱至上的作品,也不同于传统名著中以死殉情的悲剧。

鲁迅用小说的形式,把妇女婚姻和青年知识分子的问题跟整个社会制度和经济制度的变革联系起来,以启示广大青年摆脱个性解放和个人奋斗的束缚,探索新的路。

文章简介:

文章也揭示了涓生和子君爱情悲剧产生的原因,一是社会的压迫是造成其悲剧的社会原因。子君与涓生自由恋爱和建立小家庭,而封建势力则视他们自由恋爱、结婚为伤风败俗。由于“小东西”告密,局长下达了免职令,涓生因此而失业。

于是,子君和涓生的生活陷入了困境,以至在严寒的冬天,家里生不起火炉。最后,他们因困窘不堪的生活而离异,子君回到她曾勇敢地走出的那个封建旧家庭,在无爱的人间,在父亲烈日般的威严和旁人赛过冰霜的冷眼中,不到一年便寂寞地死去。

二是涓生和子君的个性解放思想是造成其悲剧的思想原因。涓生和子君谈家庭专制,谈打破旧习惯,谈男女平等,谈易卜生及其剧本《娜拉》、《海的女人》……但这一切都是从个性解放的思想出发的,因而,只追求恋爱婚姻自由。

因此,在奋斗目标实现之后,他们便把狭窄的小天地当作整个世界,把小家庭生活当作整个人生的意义——子君在建立起小家庭后,就安于家庭主妇的角色,再无别的追求目标和生活理想,思想流于庸俗空虚,性格则变得胆怯虚弱。涓生则虽知“爱情必须时时更新,生长,创造”,且在失业后也认识到人“第一,便是生活。

人必生活着,爱才有所附丽。”也还有奋斗的勇气。但他的种种努力都只是个人奋斗;同时又把子君看作是自己的累赘,认为在求生的道路上子君只知道拖着自己的衣角,而“那便是虽战士也难于战斗,只得一同灭亡”。

因而,新的希望便是和子君分离,甚至是子君死去——他认为这是“真实”,并把这“真实”告诉了子君。于是,子君便和他离异了。

结合时代变迁谈《伤逝》在现当社会的意义

涓生为了子君,为了自己,写下了他的悔恨和悲哀。今天,为了新一代高贵而务实的爱情,我要写下几点忠告。 《伤逝》是鲁迅小说中比较独特的一部作品,小说中的男女主人公涓生和子君是一对恋人,他们不顾家庭的反对,住到了一起。可是甜蜜的爱情时光过去后,因为社会的压力和经济的贫困,他们之间产生了种种矛盾,子君回到了家中,孤独地死去,而涓生也只能在孤独和痛苦中生活下去。 鲁迅的这篇小说完稿于1925年,文中的子君和涓生是“五四”时代的人物。这对年轻的知识分子受到了“五四”思想解放潮流的冲击,力求摆脱封建旧道德旧思想的束缚,渴望个性解放的呼声异常坚决。然而,在那个新旧交替极为缓慢、社会发展滞后的年代里,个性解决又怎么能够离开社会解放而单独解决呢?从这个角度来说,《伤逝》显示了惊人的社会解剖力量,它呈现给人们的是社会中的爱情悲剧。 只为爱情所生的子君尽管是接受过“五四”进步思想洗礼的新一代女青年,但她的勇敢最终被遗落在反封建枷锁的道路上,被辗得粉碎。起初,她能分明、坚决、沉静地说出“我是我自己的,他们谁也没有干涉我的权利”这样的话来。面对鲇鱼须的老东西的脸,那加厚雪花膏的小东西的脸,她目不邪视,骄傲地走了,没有看见。对于路上那探索、讥笑、猬亵和轻蔑的眼光,她却是大无畏的,全不关心,只是镇静地缓缓前行,坦然如入无人之境。但是,在生活的重压下,在家务的牵累下,她的勇气却失掉了,只为着阿随悲愤,只为着做饭出神。当涓生失业后,那么一个无畏的子君也变了色,她的脸,在昏暗的灯光下是那么的凄然。最后,当子君彻底失去爱情时,她只能负着虚空的重担,孤独地在严威和冷眼中走着所谓人生的路,直至走到她的坟墓。 为什么子君不能像现代女性那样勇敢、及时地进行自我拯救呢?为什么她前后的性格会有如此大的反差呢? 我认为,经济上的不独立导致了子君人格上的不独立,以致最终酿成了这种无法挽救的悲剧。子君没有独立的工作,没有自己的交际圈子,又不能紧跟时代的脚步。可以说子君除了爱情什么都没有,她的功业仿佛就完全建立在吃饭中,读书和散步的时间完全被家务所挤占了。她以前所磨练的思想和豁达无畏的言论,到底也还是一个空虚,以至连一点极微末的小事情都能深深地影响她。子君是现代社会中典型的全职太太,只可惜涓生还不具备给她提供厚实的经济基础的能力!另外,极为关键的一点是子君当时的勇敢和无畏只是因为爱,而当其失去了涓生的爱后,等待她的除了死亡还是死亡。 涓生是局里的小职员,靠着他那微薄的工资勉强维系着整个家庭生活,让他们那缺乏根基的爱情得以在风雨中继续飘摇、沉浮。但他的某些做法和源于性格上的弱点,又加剧了其爱情的悲剧性。 从某种程度上来说,涓生是自私的、不负责任的。起初,他鼓励子君逃出家庭,用爱情来填补了空虚。但后来他为了逃离天气的冷和精神的冷,置子君而不顾,躲在图书馆那所谓的天堂里。为了新路的开辟,新的生活的再造,为了免得一同灭亡,他又将真实的重担全部卸给了毫无生存能力的子君。这是很不负责人的,他最终也无法逃脱在孤独与痛苦中苟且活下去的厄运。 萨特的存在哲学这样诠释爱情:“人的本质是自己选择的,选择以自由为前提,人被判定为自由,必须独自承担选择的后果。”抛开造成其爱情悲剧的社会根源不论,作为新一代的我们应该怎样对待爱情呢? 首先,我认为人必须活着,爱才有所附丽,而活着的根本法则就是要有自己的事业。我们不能只为了爱,——盲目的爱,而将别的人生要义全盘疏忽了。不立足于生活的爱,只能算做是无根的畸形的爱。其次,爱情必须时时更新,生长,创造。世界上原本并没有一尘不变的爱情,而恰恰因为人们的努力才使得朝夕相随、生死与共的爱情成为可能。另外,稳固的爱情既需要双方小心的呵护,又离不开家庭的支持,爱情与婚姻毕竟不仅仅只是两个人的事

讨论《伤逝》的现实意义

《伤逝》现实意义:小说通过涓生、子君始以争取个性解放婚姻自主终却落到悲剧结局的描写,反映了个人和社会的冲突:离开整个社会的解放,个性的解放和婚姻自主是无法实现的。

是现代文学家鲁迅于1925年创作的一部以爱情为题材反映五四时期知识分子命运的短篇小说。

就鲁迅的伤逝,谈谈小说的现实意义

《伤逝》是鲁迅先生唯一的一篇以男女爱情为题材的小说,小说讲述了男女主人公从恋爱到爱情破灭的过程,小说的结局是惨痛的,正如现实一样。

人的一生由童年青年中年再到老年,正如大多恋爱中的男女一样,涓生与子君也相逢在如花般绽放的青年时期,子君不顾家人的反对,毅然决定与涓生在一起,以爱为生的女人所要求的其实很简单,只要你真真切切地爱她,其它的一切都无关紧要,哪怕你一无所有。

这儿的子君象征了浪漫,而文中子君的胞叔和父亲则象征着现实,涓生徘徊在浪漫与现实之间。

涓生和子君脱离了中老年人的束缚,过上了甜蜜的两人生活,养了四只油鸡,一只叭儿狗,涓生上班,子君料理家务。生活即现实,现实即不会是风花雪月,子君与邻居家因为小事有了矛盾,操劳的家务也让她的双手粗糙了起来,更不幸的是,涓生的工作也丢了。四只油鸡被送上了餐桌,叭儿狗也被涓生扔了……

游离在浪漫与现实之间的涓生,终于向现实举手投降,竟向子君说出了残酷的事实:我已经不爱你了。以爱为生的子君,浪漫的梦在那一刻彻底的破灭,浪漫死于现实。

有的人适合恋爱,有的人适合结婚,很少有人能把恋爱和结婚融合得很好,其实很多事没有对错。子君死后,涓生悔于告诉子君不爱她这一事实,聪明的人有时不会快乐,子君以爱为生,并不是所谓的聪明人,她死于无爱的现实。如果涓生对子君说还爱着她,即使是虚假的,子君或许仍会幸福的活着。所以很多人宁愿做一个幸福的傻子,也不愿直面惨淡的现实,这是何其的悲壮,又是何其的无奈!?

鲁迅先生的《伤逝》中,涓生.子君爱情悲剧的原因主要有哪些?这一悲剧的时代社会意义体现在哪里?

《伤逝》是鲁迅写的一篇爱情题材的小说,如果要用几句最简单的话客观地概括其内容,大致可以这样说:《伤逝》写的是涓生与子君对恋爱与婚姻自由的追求,这追求最初已经获得成功,但终于还是失败了,其根本原因是由于社会的迫害。但《伤逝》这篇作品着重的并不在于写出社会是在怎样地迫害涓生与子君,而是在于写出涓生与子君怎样去面对社会施加给他们的迫害。它是以涓生与子君作为分析和解剖的直接对象的。归根结底他们爱情的破裂,原因只能从他们自身上寻找,因为社会的迫害顶多只能剥夺他们的生存权利,却无法剥夺他们的爱情。明眼人都看出涓生对子君的爱情只是缘于她的果敢、她的思想进步和与众不同,并不甚实质,恐怕难以维系;而子君对涓生的爱虽然是那样的专注深至,但其内容也十分空洞虚幻、不切实际,只是“盲目的爱”。那么,最后必然是要归于幻灭的。爱情和自由,到底哪个更重要?王子娶了公主是童话的结局,但不是最后的许诺。“他们从此以后过上了幸福的生活“在现实中也远没那么轻描淡写的笃定。究竟这样的认可形式是一种冗余还是神圣。鲁迅在《娜拉走后怎样》的演讲中已说过:“人生最苦痛的是梦醒后无路可走。”涓生与子君的确是从昏睡的梦境中清醒了,然而觉醒仅仅是斗争的开始,他们醒后没有明确的目标,甚至这个目标似乎对他们也并不重要。现实主义作品的伟大之处便在于此——关注现俗,指明并试图解决其弊病。萨特的存在主义哲学这样诠释爱情:“人的本质是自己选择的,选择以自由为前提,人被判定为自由,必须独自承担选择的后果。”或者柏拉图式的爱情或者自由主义者的爱情,根本就没有什么朝夕相随、生死与共。爱情为什么会干扰自由,或许是因为简单的情欲吧。很多人愿意为了爱情而失去自由,小女人情怀其实无可厚非;好多大老爷们叫嚷着孤独,那不正是驴子渴望马轭的哀鸣吗? 文中涓生与子君的结合导致了两个结果:疏离的人际关系和自主性的丧失。阅读者心中是否包含着这样一种了然认定的观点:婚恋就是自由的对立物。我不知道自由和自我的分别,也就不清楚爱情如何在平淡的婚姻中湮灭,自由如何在真挚的爱情中崩塌。这湮灭和崩塌是自然而然的吗?孤独者渴望伴侣,是否随着伴侣的入侵,自由就烟消云散?这些人们嘴里的必然对立与现实中的偶然和谐,到底有怎样的玄机?是我们想太多,还是生活原本如此。

以伤逝为例,谈鲁迅小说的文学史和思想史意义

《伤逝》是鲁迅先生的一部短篇小说,也可以说是唯一一部以爱情为主题的小说。它所讲述的是两个觉醒的知识分子涓生和子君的爱情故事。作为鲁迅的唯一爱情小说,却以涓生和子君他们爱情的破裂为结局,可以说是一个悲剧,但它的悲剧原因又是什么呢?我想,大概有以下的几方面首先,他们生活在那“万难破坏的铁屋子里”,整个社会的沉滞、腐朽不可能不毁灭这个爱情的绿洲。

封建礼教是一个吃人的社会,爱情,当然也不例外。涓生和子君只是希望获得婚姻自主和爱情上的自由,可以说,是这个世界上一个小小的愿望,但那些“仁义道德”却容不下他们的叛逆!他们需要的是奴隶!一个“忠诚”的奴隶!在那些“德高望重”的封建卫道士和“铁屋子”里面的“沉睡者”们,他们都不允许他们的“屋子”里出现叛逆者!

1、鲁迅小说对现代小说民族新形式的创造

鲁迅是现代小说民族新形式的创造者,他的小说“格式特别”,一方面吸收了西方小说结构上的优点,打破了传统章回小说的旧套子,一方面又保留了传统小说描写手法上的长处,创造了既是现代化的,又是中国化的小说新形式,对中国现代小说的创作和发展产生了深远的影响。

2、鲁迅小说在人物塑造上的成就

鲁迅小说贡献了现代文学史上第一批典型形象,如阿Q、闰土、祥林嫂、涓生、子君以及孔乙己等。这是鲁迅小说在现实主义艺术方法上的最主要的成就。鲁迅总是把人物置于一定的历史背景和具体的生活环境中来表现,在他笔下的那些典型形象身上,都达到了共性与个性的统一,能从他们的思想性格中看出某种复杂的社会关系的总和。

3、鲁迅小说重视人物心灵的描写

鲁迅对人物心灵的揭示,几乎有勾魂摄魄的力量,常常只用极简炼的笔墨,便能写出人物心灵深层的东西。在表现方法上,与西方小说长篇大论的心理描写不同,他极少用静止的描述,而大多采用传统小说中以人物的语言、行动来揭示心理的方法,有时也有极简要而又极精彩的肖像描写。因此,鲁迅小说的心理和肖像描写都颇有写意特色,很富民族传统的意味。

4、鲁迅小说非常重视细节的真实性

讲究细节的真实性,是现实主义的重要特点之一。在鲁迅小说中常常可以通过人物活动的一个小小细节,便认识到人物当时的心理、身份、性格,乃至他所处的时代和环境。由于细节的真实,使鲁迅的小说中有许多可靠的风土习俗,人情世俗的记录,具有极高的认识价值,这对形成他的严格的现实主义至关重要。

5、鲁迅小说形成了“寓热于冷”的独特风格

所谓“寓热于冷”,就是将热烈的激情寓于冷峻的外表之下。鲁迅小说在冷静的客观描写中充满了强烈的爱憎,在描写人物、场景,叙述故事情节时,一方面采用精炼、简洁的白描手法,一方面环境气氛又处处洋溢着作者强烈的爱憎,使作品色彩朴素而又诗味浓郁。

本文标签: 伤逝的社会意义 鲁迅 意义 社会


Copyright Dotee.net Some Rights Reserved.网站地图 |冀ICP备19012759号-6

请登录

忘记密码我要注册

社交账号登录

注册账号

已有账号?请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