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百科大全 > 正文

文艺复兴对女性的意义,文艺复兴时期女性意识觉醒了么?请给出具体阐释论证。

admin 发布于2021-01-08 05:01 百科大全 269

文艺复兴时期女性意识觉醒了么?请给出具体阐释论证。

有的 找了一篇论文你参考下

文艺复兴中的女性复兴

——从女性主义角度看《十日谈》

[摘要]: 《十日谈》是欧洲文艺复兴时期的巨作,对后世产生重要影响,人们历来从语义批评、句法批评、修辞学、叙事学等多角度研究《十日谈》,但很少有人从女性主义角度着手对《十日谈》进行分析和解剖。本文将关注《十日谈》中所体现的文艺复兴时期的女性意识的第一次觉醒,从包括女性的话语权、女性人物形象分析以及作品的女性主义倾向等方面阐述《十日谈》中的女性主义色彩,体现《十日谈》在文艺复兴中通过唤醒女性意识来宣扬人文主义精神的作用和对后世西方女权运动思想价值观的影响。

近代女权主义运动有两次高潮[1],第一次高潮是在18世纪末期,法国的妇女活动家玛丽·戈兹代表巴黎妇女俱乐部发表了《女权宣言》,主张女人与男人应有同等的权利,拉开了以美、英、法为首的女权主义运动的序幕,以弗吉尼亚·伍尔夫的《一间自己的屋子》和西蒙娜·德·波伏娃的《第二性》为主要理论著作。第二次高潮形成于20 世纪60 年代的美国,1970年,凯特·米利特《性政治》的出版,是女权主义文学理论形成的标志。

然而这两次女权运动并非世界女性意识觉醒的起点。笔者认为,女性主义所提倡的女性意识的觉醒和妇女解放运动的思想启蒙可以追溯到人文主义盛行的文艺复兴时期,其中薄伽丘的《十日谈》体现了明显的唤醒女性意识、宣扬妇女解放的倾向。

一、 对女性身份的认同、女性话语的出现与女性意识的觉醒

《十日谈》的创作从一定意义上代表了对女性本身的关注,尤以对女性身份认同的关注。尽管作者薄伽丘是男性,但他在《十日谈》的序中便开宗明义的写出了他的创作动机和预设的“潜在的读者”:

“对于象柔弱的妇女那样播要安慰的人,命运却偏是显得特别吝啬。为了弥补这份缺憾,我才打算写这一部书,给怀着相思的少女少妇一点安慰和帮助,为的是,针线、卷线杆和纺车并不能满足天下一切的妇女。”[2]

《十日谈》是部写给女性的书,这本身就是对在男权社会意识主导下、男性话语权把控下的文学世界的一次异军突起和前所未有的震撼。也许后人会赋予《十日谈》更多的文学、社会学、宗教学意义,但作者的原始创作动机却是为了女性,这是一部为女性而写作的书,是 “为他们(女性)的欢乐而写作的”书。把女性与男性共同看作社会阅读群体的一部分,并专门为女性而写作,充分说明了薄伽丘对女性作为与男性平等的社会身份的认同。

《十日谈》的故事框架和结构设计,为女性话语的出现搭建了平台。十个青年男女(注意是七女三男)每人一天讲一个故事,共十天一百个故事。一百个故事又以天为单位分为十组,每天的故事都有一个确定的主题,这些主题又共同构成一个系统的主题。在这个严密的结构中,暗含了一个作者所安插的视角——女性视角。这一视角的确定使得女性的发声成为可能.也暗合了作者为女性而作的目的。

《十日谈》在故事开头首先出现的是七名女性并由她们萌发了去乡下避瘟疫的念头,偶然遇见了三名男青年后,薄伽丘用了“收容”一词形容女青年对男青年的态度,让他们做女性的“跟班”和“向导”。这一冲破男性霸权式的词汇运用充分体现了薄伽丘在创作《十日谈》时的情感倾向与女性意识本位的立场。后来十个人建立了自己的临时“小社会”并订立了“王位”领导制度,在这个制度中,男女平等轮流当“女王”或“王”,这种安排又一次对现实社会中女性地位的现状形成了反差对比,对男权社会制度下的传统女性地位观念进行了冲击和挑战。

另需注意的是讲故事的人都是青年男女。青年男女代表了社会的新生力量。他们的观念代表了对传统的颠覆、抗争,代表了社会前进的方向和未来。可以说正是在上述种种结构的安排下,《十日谈》中的女性真正有了自己的发言权,与男性一样,可以真正在文学世界里第一次发出自己的声音。

二、 女性角色、女性形象的大胆、全面、全新塑造

法国批评家托多洛夫曾运用结构主义语言学理论将《十日谈》的故事大致分为两类:“逃避惩罚型”和“转变型”。在这两种故事模式下衍生出了许许多多奇闻轶事,在这些奇闻轶事中,女性又占了绝大多数故事的主角。从女性角色的数量上便可看出《十日谈》与先前其他文学作品的不同。但更可贵的是,这些女性形象的塑造是大胆、全面、全新的,可谓是前无古人的。

在此前的文学文本中:

“她(女性)是男人作品中的审美对象,反映着男人的审美理想:她是男人的财产,标志着男人的贫乏成富有……总之她是作为种种物品,确证着男人作为主体的存在和地位,她隶属于男人,屈从于夫权和父权,从不被允许有自己的思想和生活”[4]。

在之前的男性话语完全掌控的文学世界里,人们能在文学作品中看到的女性形象分为两种:“天使型”和“妖妇型”[5]。这两种类型,其实与真实的女性形象相距甚远,根本不能概括女性的所有形象。然而在父权社会男性话语主导的文本中,这一观念始终无法得到拨正。,男性作家笔下的女性形象实际上就是男性对女性的艺术想象。吉尔伯特和格巴曾一语双关地指出:“男人的一支笔创造了女人,也禁闭了女人。”[6]

然而薄伽丘却用他的《十日谈》,塑造了一大批颠覆传统男权观念的女性形象,这种颠覆在仍然以男性话语为主导的社会里可以说是具大胆而富有革命性的。

首先可以关注《十日谈》中的女性角色。从下层的农妇到中层的贵族夫人再到最上层的公主,再加上形态各样的修女,《十日谈》的女性角色覆盖了全社会各个阶层、几乎所有当时主要的女性身份职业的种类,可以说是文艺复兴时期欧洲女性生存状况的分布图。这种角色的遍布性,说明了《十日谈》所反映的对女性问题的重视和思考并非片面的,是有社会共性的,薄伽丘关注并唤醒的正是所有各阶层各职业的女性。

再来看《十日谈》中的女性形象。除了传统文本擅长表现的善良女性形象(如第二天中的第二、三篇)、坚贞殉情型(如第四天中的第一、四、五、六篇),还创造出了许多全新的女性形象。其中尤其值得从女性主义角度加以关注的是“启迪型”、“机智型”、“欲望型”女性的出现。

“启迪型”女性指的是女性作为男性智慧、心理、生理发现的启迪者。这种启迪有时是主动的,但在《十日谈》中更多的是被动的、顺其自然的发生的。如第一天第九个故事中一个受了污辱的太太在讽刺地骂了昏庸无能的国王后,国王竟然变得英明有为起来。太太对国王智慧的启蒙并非是有意识的、而是仅仅为了吐一时之怨言而已。另外更多的女性被视作对男性心理和生理的启蒙对象,《十日谈》中的女性很多都被塑造成某位男性心中的梦中情人,让他们神魂颠倒梦寐以求,但由于各种原因很难追求到。于是男性通过运用各种智慧把握住机遇最后成功得到梦中情人,于是女性便从客观上自动地扮演了男性智慧的激发者。这种“启迪”的本身便从客观上阐述了女性作为“第二性”对男性的重要意义和作用,提高了女性在男权意识中的地位,男性离不开女性,女性的作用得到了充分的正视,从一定程度上打破了“女人只是男人的附属品”的父权观念。

“机智型”女性指的是通过各种聪明且机警的方法躲避灾难、追求爱人的女性。如第六天第七个故事中偷情的菲芭被丈夫发现告上法庭后通过诡辩使得法庭宣判她无罪并更改了相关法律。第三天第三个故事中一个少妇通过欺骗愚笨的神父搭桥使自己最终能和心仪的小伙子相见。在其他文本的男权主义语境中,女性往往只是男性的玩偶,女人因此也只能是男人玩弄的对象。但是《十日谈》的情景则大不相同.女人以其机智和聪明玩弄着男人。《十日谈》中的女性知道自己的其正需求,所以她们运用头脑来满足其需求。男性往往充当了被玩弄者的角色,而女性则俨然是一个主体的姿态。“从不被允许有自己的思想和生活”的女性在《十日谈》里却为满足自己的精神需求和身体欲求而有了自己独立的思想,开始有了白己的生活。犹如后世女权主义运动的口号一样,女性开始在思想上拥有了一间“自己的小屋”。

  如果说上述两种类型的女性是从社会表象上直接归纳、反映,那么“欲望型”女性形象的出现则是薄伽丘通过对女性肉欲毫无保留的表现对女性深层精神意识的挖掘,这种表现和挖掘具有超越时空性,富有普世意义。《十日谈》的作品中大量表现了婚外情故事,且许多女性形象在偷情过程中扮演着较男性更为主动、大胆的角色。在《十日谈》前的文学作品中,由于话语权被剥夺,女性身体欲望的诉求往往是被压抑的,从精神分析层面讲是失去“自我”的。没有自我的女性正如拉康所说是“不可能说出自己的快乐”的,因为她们被剥夺了说话的权利而患了“失语症”[3]。患了“失语症”的女性只能以自己的身体来发声。女性相比理性的男性,本质特征是感性的、以身体为直接感官的。《十日谈》中充分表现了这种以“身体”为本质特征的女人性,表现了女性对自我身体欲望的觉醒、对身体欲求的大胆满足以及对性爱的放纵。这种体现充分表达了作者对女性意识觉醒的呼唤。

值得关注的是,作者薄伽丘作为男性作家对女性身体意识的觉醒以及妇女身体欲望解放的态度始终持正面的肯定、鼓励和辩护。面对故事中妇女婚外情等情景,他的叙述始终是客观的,甚至是带有赞许性质的。在《十日谈》中,他就是用自己的笔代妇女发言,说出了妇女想说又不敢说也不能说的话,表达了妇女自我身体欲望的觉醒,以此来肯定他的时代所应有的观念:无论男人还是女人,性爱和情爱是人身上不可遏止的原生命力,所以不应该封闭和禁止.而是应顺其自然[3]。

《十日谈》中有个别故事中女性的形象是负面的、受男性愚弄的。有人认为这说明了薄伽丘作品前后思想的不一致性,有些仍然受到了浓重的父权色彩的影响,有前后自相矛盾的一面。笔者认为,其实不然,这种女性形象的出现才恰好体现了薄伽丘男女平等的思想。既然两性的社会地位是平等的,那么有愚弄男性的女性,和愚弄女性的男性形象都是同时被对等接受的。诚然《十日谈》带有明显的女性主义倾向的,但并不妨碍薄伽丘对“矫枉过正”的预防。在后来的女权主义著作中,学者提出了男女之间的关系并非二元对立的,而是存在着“双性同体”,即男女双方都会有另一性别身上体现得特征。也许薄伽丘通过几个个别的反例想的正是通过这种途径来真正的实现两性平等、妇女解放。

三、 《十日谈》女性主义倾向与人文主义、文艺复兴的关系

“拜占庭灭亡之时抢救出来的手抄本,罗马废墟中发掘出来的古代雕像,在惊讶的西方面前展示了一个新世界— 希腊的古代;在它的光辉形象面前,中世纪的幽灵消逝了。”[7]古典文化的人本精神成为新兴资产阶级人文主义思想文化体系赖以形成的基础。对人的关注,对人的价值和尊严的肯定,对现世生活的追求,猛烈冲击着统治欧洲长达千年之久的宗教神学。

人文主义宣扬以“人7a64e4b893e5b19e31333332613632”为世界中心,核心思想即“人为万物之本”。“人”自然的分为两性,人性的解放必然要求女性的解放。人文主义对后世产生的“平等”、“博爱”等思想,也必然要求妇女的参与。因此可以说,没有女性意识的惊醒、没有妇女原欲的解放,人文主义就不会完整。

《十日谈》中处处可见欲火焚身的修女的逸事。这些对天主教的直接或间接的讽刺带有强烈的反封建反宗教色彩。女性作为宗教压抑人性实行禁欲的直接受害者,《十日谈》对天主教会实施地禁欲主义进行了无情而深刻的批判。

尽管中世纪后期传统的妇女观仍在延续并占有很大市场,但相当一部分精英女性并未受男权意识形态的压制和束缚,一味消极屈从,而是表现出了极大的能动性,为自己的性别辩护,宜扬女性的美德,挑战男权妇女观。有学者以“文艺复兴女性主义”来指称此间妇女捍卫自己性别的思想意识和抗争精神。不公平的命运激发了妇女们反抗男权专制的女权思想,识字率的提高和印刷术的发明应用等作为积极因素又进一步促发了女性主义思想的发展。可见这股以《十日谈》为代表的文艺复兴时期的女性主义思想萌芽为后世的女性主义的形成和女权运动的兴起打下了历史传承性的伏笔。

综上所述,《十日谈》通过女性主义倾向表现了人文主义的总体思想,引领了文艺复兴各种要素中之一的——女性意识的复兴。

文艺复兴中的女性复兴

——从女性主义角度看《十日谈》

[摘要]: 《十日谈》是欧洲文艺复兴时期的巨作,对后世产生重要影响,人们历来从语义批评、句法批评、修辞学、叙事学等多角度研究《十日谈》,但很少有人从女性主义角度着手对《十日谈》进行分析和解剖。本文将关注《十日谈》中所体现的文艺复兴时期的女性意识的第一次觉醒,从包括女性的话语权、女性人物形象分析以及作品的女性主义倾向等方面阐述《十日谈》中的女性主义色彩,体现《十日谈》在文艺复兴中通过唤醒女性意识来宣扬人文主义精神的作用和对后世西方女权运动思想价值观的影响。

近代女权主义运动有两次高潮[1],第一次高潮是在18世纪末期,法国的妇女活动家玛丽·戈兹代表巴黎妇女俱乐部发表了《女权宣言》,主张女人与男人应有同等的权利,拉开了以美、英、法为首的女权主义运动的序幕,以弗吉尼亚·伍尔夫的《一间自己的屋子》和西蒙娜·德·波伏娃的《第二性》为主要理论著作。第二次高潮形成于20 世纪60 年代的美国,1970年,凯特·米利特《性政治》的出版,是女权主义文学理论形成的标志。

然而这两次女权运动并非世界女性意识觉醒的起点。笔者认为,女性主义所提倡的女性意识的觉醒和妇女解放运动的思想启蒙可以追溯到人文主义盛行的文艺复兴时期,其中薄伽丘的《十日谈》体现了明显的唤醒女性意识、宣扬妇女解放的倾向。

一、 对女性身份的认同、女性话语的出现与女性意识的觉醒

《十日谈》的创作从一定意义上代表了对女性本身的关注,尤以对女性身份认同的关注。尽管作者薄伽丘是男性,但他在《十日谈》的序中便开宗明义的写出了他的创作动机和预设的“潜在的读者”:

“对于象柔弱的妇女那样播要安慰的人,命运却偏是显得特别吝啬。为了弥补这份缺憾,我才打算写这一部书,给怀着相思的少女少妇一点安慰和帮助,为的是,针线、卷线杆和纺车并不能满足天下一切的妇女。”[2]

《十日谈》是部写给女性的书,这本身就是对在男权社会意识主导下、男性话语权把控下的文学世界的一次异军突起和前所未有的震撼。也许后人会赋予《十日谈》更多的文学、社会学、宗教学意义,但作者的原始创作动机却是为了女性,这是一部为女性而写作的书,是 “为他们(女性)的欢乐而写作的”书。把女性与男性共同看作社会阅读群体的一部分,并专门为女性而写作,充分说明了薄伽丘对女性作为与男性平等的社会身份的认同。

《十日谈》的故事框架和结构设计,为女性话语的出现搭建了平台。十个青年男女(注意是七女三男)每人一天讲一个故事,共十天一百个故事。一百个故事又以天为单位分为十组,每天的故事都有一个确定的主题,这些主题又共同构成一个系统的主题。在这个严密的结构中,暗含了一个作者所安插的视角——女性视角。这一视角的确定使得女性的发声成为可能.也暗合了作者为女性而作的目的。

《十日谈》在故事开头首先出现的是七名女性并由她们萌发了去乡下避瘟疫的念头,偶然遇见了三名男青年后,薄伽丘用了“收容”一词形容女青年对男青年的态度,让他们做女性的“跟班”和“向导”。这一冲破男性霸权式的词汇运用充分体现了薄伽丘在创作《十日谈》时的情感倾向与女性意识本位的立场。后来十个人建立了自己的临时“小社会”并订立了“王位”领导制度,在这个制度中,男女平等轮流当“女王”或“王”,这种安排又一次对现实社会中女性地位的现状形成了反差对比,对男权社会制度下的传统女性地位观念进行了冲击和挑战。

另需注意的是讲故事的人都是青年男女。青年男女代表了社会的新生力量。他们的观念代表了对传统的颠覆、抗争,代表了社会前进的方向和未来。可以说正是在上述种种结构的安排下,《十日谈》中的女性真正有了自己的发言权,与男性一样,可以真正在文学世界里第一次发出自己的声音。

二、 女性角色、女性形象的大胆、全面、全新塑造

法国批评家托多洛夫曾运用结构主义语言学理论将《十日谈》的故事大致分为两类:“逃避惩罚型”和“转变型”。在这两种故事模式下衍生出了许许多多奇闻轶事,在这些奇闻轶事中,女性又占了绝大多数故事的主角。从女性角色的数量上便可看出《十日谈》与先前其他文学作品的不同。但更可贵的是,这些女性形象的塑造是大胆、全面、全新的,可谓是前无古人的。

在此前的文学文本中:

“她(女性)是男人作品中的审美对象,反映着男人的审美理想:她是男人的财产,标志着男人的贫乏成富有……总之她是作为种种物品,确证着男人作为主体的存在和地位,她隶属于男人,屈从于夫权和父权,从不被允许有自己的思想和生活”[4]。

在之前的男性话语完全掌控的文学世界里,人们能在文学作品中看到的女性形象分为两种:“天使型”和“妖妇型”[5]。这两种类型,其实与真实的女性形象相距甚远,根本不能概括女性的所有形象。然而在父权社会男性话语主导的文本中,这一观念始终无法得到拨正。,男性作家笔下的女性形象实际上就是男性对女性的艺术想象。吉尔伯特和格巴曾一语双关地指出:“男人的一支笔创造了女人,也禁闭了女人。”[6]

然而薄伽丘却用他的《十日谈》,塑造了一大批颠覆传统男权观念的女性形象,这种颠覆在仍然以男性话语为主导的社会里可以说是具大胆而富有革命性的。

首先可以关注《十日谈》中的女性角色。从下层的农妇到中层的贵族夫人再到最上层的公主,再加上形态各样的修女,《十日谈》的女性角色覆盖了全社会各个阶层、几乎所有当时主要的女性身份职业的种类,可以说是文艺复兴时期欧洲女性生存状况的分布图。这种角色的遍布性,说明了《十日谈》所反映的对女性问题的重视和思考并非片面的,是有社会共性的,薄伽丘关注并唤醒的正是所有各阶层各职业的女性。

再来看《十日谈》中的女性形象。除了传统文本擅长表现的善良女性形象(如第二天中的第二、三篇)、坚贞殉情型(如第四天中的第一、四、五、六篇),还创造出了许多全新的女性形象。其中尤其值得从女性主义角度加以关注的是“启迪型”、“机智型”、“欲望型”女性的出现。

“启迪型”女性指的是女性作为男性智慧、心理、生理发现的启迪者。这种启迪有时是主动的,但在《十日谈》中更多的是被动的、顺其自然的发生的。如第一天第九个故事中一个受了污辱的太太在讽刺地骂了昏庸无能的国王后,国王竟然变得英明有为起来。太太对国王智慧的启蒙并非是有意识的、而是仅仅为了吐一时之怨言而已。另外更多的女性被视作对男性心理和生理的启蒙对象,《十日谈》中的女性很多都被塑造成某位男性心中的梦中情人,让他们神魂颠倒梦寐以求,但由于各种原因很难追求到。于是男性通过运用各种智慧把握住机遇最后成功得到梦中情人,于是女性便从客观上自动地扮演了男性智慧的激发者。这种“启迪”的本身便从客观上阐述了女性作为“第二性”对男性的重要意义和作用,提高了女性在男权意识中的地位,男性离不开女性,女性的作用得到了充分的正视,从一定程度上打破了“女人只是男人的附属品”的父权观念。

“机智型”女性指的是通过各种聪明且机警的方法躲避灾难、追求爱人的女性。如第六天第七个故事中偷情的菲芭被丈夫发现告上法庭后通过诡辩使得法庭宣判她无罪并更改了相关法律。第三天第三个故事中一个少妇通过欺骗愚笨的神父搭桥使自己最终能和心仪的小伙子相见。在其他文本的男权主义语境中,女性往往只是男性的玩偶,女人因此也只能是男人玩弄的对象。但是《十日谈》的情景则大不相同.女人以其机智和聪明玩弄着男人。《十日谈》中的女性知道自己的其正需求,所以她们运用头脑来满足其需求。男性往往充当了被玩弄者的角色,而女性则俨然是一个主体的姿态。“从不被允许有自己的思想和生活”的女性在《十日谈》里却为满足自己的精神需求和身体欲求而有了自己独立的思想,开始有了白己的生活。犹如后世女权主义运动的口号一样,女性开始在思想上拥有了一间“自己的小屋”。

  如果说上述两种类型的女性是从社会表象上直接归纳、反映,那么“欲望型”女性形象的出现则是薄伽丘通过对女性肉欲毫无保留的表现对女性深层精神意识的挖掘,这种表现和挖掘具有超越时空性,富有普世意义。《十日谈》的作品中大量表现了婚外情故事,且许多女性形象在偷情过程中扮演着较男性更为主动、大胆的角色。在《十日谈》前的文学作品中,由于话语权被剥夺,女性身体欲望的诉求往往是被压抑的,从精神分析层面讲是失去“自我”的。没有自我的女性正如拉康所说是“不可能说出自己的快乐”的,因为她们被剥夺了说话的权利而患了“失语症”[3]。患了“失语症”的女性只能以自己的身体来发声。女性相比理性的男性,本质特征是感性的、以身体为直接感官的。《十日谈》中充分表现了这种以“身体”为本质特征的女人性,表现了女性对自我身体欲望的觉醒、对身体欲求的大胆满足以及对性爱的放纵。这种体现充分表达了作者对女性意识觉醒的呼唤。

值得关注的是,作者薄伽丘作为男性作家对女性身体意识的觉醒以及妇女身体欲望解放的态度始终持正面的肯定、鼓励和辩护。面对故事中妇女婚外情等情景,他的叙述始终是客观的,甚至是带有赞许性质的。在《十日谈》中,他就是用自己的笔代妇女发言,说出了妇女想说又不敢说也不能说的话,表达了妇女自我身体欲望的觉醒,以此来肯定他的时代所应有的观念:无论男人还是女人,性爱和情爱是人身上不可遏止的原生命力,所以不应该封闭和禁止.而是应顺其自然[3]。

《十日谈》中有个别故事中女性的形象是负面的、受男性愚弄的。有人认为这说明了薄伽丘作品前后思想的不一致性,有些仍然受到了浓重的父权色彩的影响,有前后自相矛盾的一面。笔者认为,其实不然,这种女性形象的出现才恰好体现了薄伽丘男女平等的思想。既然两性的社会地位是平等的,那么有愚弄男性的女性,和愚弄女性的男性形象都是同时被对等接受的。诚然《十日谈》带有明显的女性主义倾向的,但并不妨碍薄伽丘对“矫枉过正”的预防。在后来的女权主义著作中,学者提出了男女之间的关系并非二元对立的,而是存在着“双性同体”,即男女双方都会有另一性别身上体现得特征。也许薄伽丘通过几个个别的反例想的正是通过这种途径来真正的实现两性平等、妇女解放。

三、 《十日谈》女性主义倾向与人文主义、文艺复兴的关系

“拜占庭灭亡之时抢救出来的手抄本,罗马废墟中发掘出来的古代雕像,在惊讶的西方面前展示了一个新世界— 希腊的古代;在它的光辉形象面前,中世纪的幽灵消逝了。”[7]古典文化的人本精神成为新兴资产阶级人文主义思想文化体系赖以形成的基础。对人的关注,对人的价值和尊严的肯定,对现世生活的追求,猛烈冲击着统治欧洲长达千年之久的宗教神学。

人文主义宣扬以“人”为世界中心,核心思想即“人为万物之本”。“人”自然的分为两性,人性的解放必然要求女性的解放。人文主义对后世产生的“平等”、“博爱”等思想,也必然要求妇女的参与。因此可以说,没有女性意识的惊醒、没有妇女原欲的解放,人文主义就不会完整。

《十日谈》中处处可见欲火焚身的修女的逸事。这些对天主教的直接或间接的讽刺带有强烈的反封建反宗教色彩。女性作为宗教压抑人性实行禁欲的直接受害者,《十日谈》对天主教会实施地禁欲主义进行了无情而深刻的批判。

尽管中世纪后期传统的妇女观仍在延续并占有很大市场,但相当一部分精英女性并未受男权意识形态的压制和束缚,一味消极屈从,而是表现出了极大的能动性,为自己的性别辩护,宜扬女性的美德,挑战男权妇女观。有学者以“文艺复兴女性主义”来指称此间妇女捍卫自己性别的思想意识和抗争精神。不公平的命运激发了妇女们反抗男权专制的女权思想,识字率的提高和印刷术的发明应用等作为积极因素又进一步促发了女性主义思想的发展。可见这股以《十日谈》为代表的文艺复兴时期的女性主义思想萌芽为后世的女性主义的形成和女权运动的兴起打下了历史传承性的伏笔。

综上所述,《十日谈》通过女性主义倾向表现了人文主义的总体思想,引领了文艺复兴各种要素中之一的——女性意识的复兴。

文艺复兴时文人为什么用玫瑰比喻世俗之爱,女性美和情人

 1.引言

  诺贝尔文学奖获得者威廉·巴特勒·叶芝是二十世纪最伟大的诗人之一,他"以其高度艺术化且洋溢着灵感的诗作表达了整个民族的灵魂"。叶芝的诗歌中频繁出现水、鸟、树、玫瑰、面具、塔等各种意象,其中玫瑰这一意象具有不可忽视的作用,对叶芝的诗歌贡献巨大。在叶芝的诗歌世界中,玫瑰不再是一种单纯的意象,而具有多层次的象征意义,赋予了诗歌多重涵义,赋予了诗歌模糊不清的美。正如在诗歌《恋人述说他心中的玫瑰》中,玫瑰这一意象存在多种象征意义,既可被理解为爱情的象征,也可被理解为叶芝对爱尔兰的热爱,即他热烈的爱国之情。玫瑰意象的多层象征意义不仅体现了叶芝对诗歌传统的传承,也反映出叶芝对诗歌中玫瑰意象的贡献,从中叶芝对诗歌发展的贡献可见一斑。

  2.玫瑰的多重象征意义

  在传统文学作品中,玫瑰这一意象具有不同的象征意义。文艺复兴以前,玫瑰具有特定的象征意义,如:在希腊、罗马神话中,玫瑰代表爱、美和秘密;在基督教文化中,玫瑰象征圣母玛利亚、耶稣殉难和纯洁;在中世纪抒情诗和传奇中,玫瑰代表贞洁和尘世的女子。文艺复兴时期的文人大胆地运用玫瑰来比喻世俗之爱、女性美和情人,并将其与"及时行乐"和"玫瑰有刺"联系起来。浪漫主义时期以后,玫瑰逐渐成为一个不确定的象征,具有了其它意象所没有的丰富涵义。

  如《恋人述说他心中的玫瑰》这首诗的题目所暗示,这首诗歌可理解为一首献给毛德·岗的爱情诗。叶芝在1889年初识挚爱毛德·岗,在1889至1903年这十几年中,叶芝对毛德·岗展开大胆追求,但却一直被拒绝。该诗作于1892年,在这首诗中叶芝直抒胸臆,将爱人比作心中的玫瑰,表达对毛德·岗的热切爱恋。此外,在诗歌第一节和第二节的最后一句均是对诗歌题目的一个呼应,多次提到"心中"和"玫瑰",加强了诗人的爱慕之情。

  诗的一至三行列举了一系列"丑恶的东西":"丑陋残缺的万物"、"破损陈旧的万物"、"孩童的啼哭"、"笨重大车的尖响"和"耕夫的沉重脚步"。这些其实是叶芝在表达对毛德·岗的爱得不到回报时的苦闷和无奈心情,如同这些"丑恶的东西"一样,诗人的内心e799bee5baa6e79fa5e98193e4b893e5b19e31333337616466也是不美丽的,它"伤害着你的影像:一朵玫瑰在我心底开放"。

  诗的第二节则是对第一节的一个逆转,诗人摒弃了无奈和痛苦,心里充满了渴望。他"渴望重造它们",积极主动地继续追求自己的爱情。他渴望"远坐绿坡"并"守着新铸的天地海洋,像一只金盒",诗人并没有放弃对毛德·岗的爱情,因而他鼓起勇气去开辟另一番天地。爱情"像一只金盒"那样珍贵,"盛着我梦中你的影像:一朵玫瑰在我心底开放。"

  在以上理解中玫瑰象征的是对毛德·岗的炽热爱情,继承了传统文学中玫瑰意象的象征。象征主义大师叶芝往往赋予意象多层次象征并加以创新。此诗中,玫瑰意象除了可以象征传统意义中的爱情外,玫瑰还可象征爱尔兰,借以表达诗人的爱国之情。

  叶芝是一位爱国诗人,早年叶芝居住在爱尔兰,1887年,叶芝前往英国并长期居住在此。1889年,他结识了热衷于爱尔兰民族主义运动的毛德·岗。在毛德·岗的影响下,二十世纪初,叶芝特意将诗歌的重心转向爱尔兰主题,这一转变也是叶芝实现自我认同的一种方式。

  在第一节,诗人抱怨"丑陋残缺的万物"、"破损陈旧的万物"、"孩童的啼哭"、"笨重大车的尖响"和"耕夫的沉重脚步",因为这些爱尔兰的社会缩影,损害了爱尔兰在诗人心里的形象。在诗人心目中,爱尔兰如同一朵玫瑰般美丽,如同爱人般美好,无可比拟。但另一方面,"孩童的啼哭"、"笨重大车的尖响"和"冬季肥土"和"耕夫"这些都是故土爱尔兰的日常场景,透露出熟悉而亲切的感觉。当时叶芝处在英国,对故土爱尔兰的怀念让他忆起这些往昔场景,而爱尔兰的社会缩影虽然不美好,但在诗人眼中,爱尔兰正如"一朵玫瑰在我心底开放",诗人对爱尔兰的思念之情自然流露。

  在第二节中,诗人首先责备那些丑恶事物的弥天大过,然后表述了诗人"重造它们"的愿望。"绿坡"、"天地海洋"、"金盒"都是诗人对理想中如玫瑰般美好的爱尔兰的憧憬。诗人"渴望重造"爱尔兰,实际上是对爱尔兰的热爱之情。

  3.结语

  《恋人述说他心中的玫瑰》一诗中,玫瑰这一意象具有多重象征意义,不同的象征意义又赋予了该诗不同的理解。在叶芝受邀为自己的一首诗加以解释时,他委婉拒绝,因为叶芝认为诗歌不存在唯一的解读。因此,对玫瑰意象的多重解读是可能的。作为象征主义大师,叶芝通过意象的多解性和不确定的美不仅塑造了丰富的诗歌内涵,而且丰富了诗歌中意象的象征。借由意象的多样解读产生的诗歌的多重涵义正是其魅力所在,这些意象使得叶芝能够将狭隘的个人体验与愉悦赋予更广泛的意义和价值。

文艺复兴时期女人的服装是怎样的

14世纪,

随着文艺复兴时期的兴起,简单的褶皱样式变成了贴身的服装。这是第一次至关重大的转变。

轮廓鲜明的缝合和裁剪技术的兴起使得服装更加贴近了人的身体。纽扣和蕾丝的发明也使得服装更加合身。

现在流行瘦为美,而为什么文艺复兴时期的女性都以

会的文艺复兴是一种必然的即使没有黑死病,文艺复兴还是会发生的。而黑死病,它只是加速了文艺复兴的到来。

文艺复兴时期英国的诗歌特点。(要有代表作家和作品,背景,举例分析)

一、对人本身和自然的赞颂

文艺复兴时代7a686964616fe4b893e5b19e31333363363436精神的核心是人文主义。人文主义主张以“人”为中心,反对以“神”为中心。这种理性精神正是文艺复兴时期人们继承古希腊文化遗产的重要内容,在古希腊的剧作中就有对人的强调,著名的悲剧作家索福克勒斯说:“世上的稀奇珍宝真不算少,像人这样奇妙的却很难找。”普洛达哥拉提出“人是万物的尺度”。同样的思想在英国文艺复兴时期的最杰出代表莎士比亚的《哈姆雷特》中也有表达。而在莎士比亚的十四行诗中,这种以人为本的理性思想通过各种意象的使用,巧妙地呈现出来。在十四行诗第18首中,莎士比亚用“易凋的花朵”“易逝的夏日”等鲜明意象暗喻时光的无情,而他的朋友的美貌和青春却因他写的诗歌而永存。这里诗人歌颂的是“人”的伟大和创新能力。他对个人的能力如此相信,以至于他认为诗歌能给他的朋友带来永恒,这正反映出了当时的人文主义思想。中世纪时期,受神权的压迫,人没有地位,是生来有罪的,主要是为“来世”而活,文艺复兴时期“人的发现”相信人定胜天,反映出人类向自身回归的价值发现。在这首诗里莎士比亚强调文学能使人不朽,而文学是人所创造的业绩,因而又是宣告人的伟大,从而突出了人的中心地位,相信人独有的价值和尊严。另一位文艺复兴时期的重要诗人斯宾塞在他的《爱情小唱》的第75首中也表达了相似的主题,诗歌先用“写在海滩上的名字”等意象说明自然界的事物总要被时间摧毁,接着表达出只有“人”创作的文学才可以同时间抗衡的人文主义新思想。

除了对人本身的赞颂,人们还在文艺复兴时期的诗歌中读到诗人对自然美景的由衷欣赏。在人类发展的初期,大自然在人们心目中是神秘莫测、危机四伏的,人在自然面前显得无能为力。到了文艺复兴时期,人们对自然有了更深入的认识,自然渐渐成了人类朝夕相处的伙伴,诗人们把自然当作艺术的重要主题,创作了许多歌咏自然美景的诗作。如托马斯.纳什的《春》:“榆树山楂漫山野,村村舍舍生气盎,/羊羔欢欣喜洋洋,牧童整天笛声扬,/百鸟欢歌总在耳边响,/恰恰,咯咯,啾啾,哥哥插禾!”全诗共三个小节,这是其中的第二小节,译者何功杰先生对此诗有一段很好的说明:“这首诗之所以能给人以美感,主要靠的是诗人运用了丰富多彩的意象,如视觉意象、听觉意象、触觉意象、嗅觉意象,等等。诗中有男女老幼,有禽兽花木,有静景,有动态,‘轻寒’的春风和温暖的阳光人们可以感到,百鸟鸣啭声和悠扬的牧笛声人们可以听到,田野里的芬芳人们可以闻到――这岂止是一幅欢乐的春景画!”

二、对爱情和女性的赞美

诗人们陶醉在自然的美景中的同时,也把师法自然作为自己的审美标准。他们以自然意象为载体,创作出大量的爱情诗歌,毫无顾忌地表达了对爱情的向往,对爱情的深刻感悟,通过这样的自我释放冲破了中世纪宗教对人们欲望情感的压抑,通过热情的赞美与深刻的思索肯定了现实生活的丰富多彩与可贵可爱,歌颂爱情和个性解放,体现了文艺复兴以人为本的精神。如克里斯托弗马洛的《牧羊人恋歌》:“来吧,和我生活在一起,做我的爱人,/在这里将使我们快乐无边:/这里有峻峭秀丽的山峦,/还有风光明媚的山谷田园。/在那边,我俩坐在山岩上,/看牧羊人喂养可爱的羔羊;/在浅浅的小溪旁,鸟儿随着潺潺流水把爱情歌唱。全诗笔调清新,浪漫旖旎,没有说教没有誓言,用山峦、田园、小溪,玫瑰花床、木叶裙裳、珊瑚衣扣等等诸多美好的自然意象,勾画出令人向往的田园牧歌般的生活方式,这又如何不能打动少女的心房?这些意象的铺垫,显得华美而富有气魄,反映出诗人对美好爱情的真切向往,渴望与自己所爱的人一起尽情享受美丽人生。这样的主题恰恰是对文艺复兴所传播的人文主义思想的最佳诠释,而这种抽象的主题因附着于具体的自然意象之上,显得更生动、感人。朱光潜在其《诗论》中说:“每个诗的境界都必有‘情趣’(feeling)和‘意象’(image)两个要素情趣是可比喻而不可直接描绘的实感,如果不附丽到具体的意象上去,就根本没有可见的形象。”

在文艺复兴时期的爱情诗歌里,人们还看到诗人对女性的赞美和对其爱人的深深爱恋。在中世纪,由于禁欲主义神学思想的影响,女性得不到应有的尊重;文艺复兴思想的兴起,使人们更加注重现实生活。而古希腊时期的毕达哥拉斯、德谟克利特和伊壁鸠鲁等大哲学家都主张:“肉体的快乐和感官的快乐是一切快乐的起源和基础;如果在一个人的生活中抽掉爱情的快乐和视觉听觉的快乐,那么‘善’的概念就无法想象。而女性往往是爱与美的化身,她们理应得到爱和尊重。”③文艺复兴时期的人文主义作家们在古希腊与罗马文化的复兴中,重新肯定了女性的自我价值,把她们从宗教的禁锢中解放出来。诗人们在歌颂、赞美爱情的同时,用诗歌对女性的姣美容貌进行描绘:“她赤身坐着,把歌来唱,/有幸的琵琶横跨腿上,/没想到有人在旁边发愣,/对着她甜蜜双乳的神圣。”(乔治.查普曼:《奥维德的感觉之盛宴》)这是写诗人奥维德的爱人在清泉下沐浴后的情景,在这个美丽女性的意象上洋溢着文艺复兴时期诗人热烈的情感和对女性的由衷赞美,“甜蜜”而又“神圣”。诗人托马斯.坎皮恩在他的《樱桃熟了》中赞叹:“有一座花园在她的脸上,/盛开着百合和玫瑰;/那地方是个美妙的天堂;/还有各种鲜果累累;/没人能买那儿生长的樱桃,/除非它们自己叫唤,‘樱桃熟了!’。”诗人用“花园”“百合”“玫瑰”等自然界最美好的意象来赞美女性,暗示她们的美丽、圣洁。

三、对知识的渴求

文艺复兴时期的人文主义者提倡学术,宣称知识就是力量。他们探索自然,研究科学,全面地发展个人才能,着眼的是人的全面发展,反对的是中世纪知识片面和循规蹈矩的人。马洛在《帖木耳大帝》中写道:“大自然用来制造人的四种元素,/在我们身上打仗争霸,/教导我们人人要树立雄心。/我们的灵魂有能力认识/世界的雄奇结构,/测出每种行星的途径,/不断寻求无限知识,/永在的行动,犹如不停的星体,/驱使我们折磨自己,永不休息,/直到取得最丰硕的果子这里的“四种元素”“行星”等意象折射出文艺复兴时期的人文科学背景,伊丽莎白时代的人和亚里士多德时代的人一样,相信自然是由水、火、气、土四大元素构成的,“行星”等天文意象表明文艺复兴时期的人们对天文研究的热衷,而马洛借助这些意象表达出文艺复兴时期的人们对知识的无限渴望和对人本身的热情赞颂。马洛在《浮士德博士的悲剧》中也表现了同样的思想,浮士德为满足自己对知识的渴求,不惜用自己的灵魂作交换,他最终也没有能够超越生命的极限,24年后被收走灵魂。但他的悲剧留给人的印象不是死亡和失败,而是敢做敢为的文艺复兴时期的人的精神。诗中所表现出的那种对于个性的重视、力图超越自我、追求卓越的英雄气概恰是人文主义思潮的核心。马洛通过浮士德这个超人意象,艺术地再现了作家本人及那个时代的人文主义者在人文主义之光的启迪下,对时代的感受和对自己的要求。

四、重现实、重人生的人文主义思想

除了用自然意象深化爱情主题,这一时期及时行乐的思想也通过诗歌的意象表现出来。以及时行乐为主题的诗歌强调人生短暂,光阴似箭,从而告诫人们要享受现实生活。文艺复兴前的欧洲在宗教神学的统治下,宣扬人生是一种赎罪,将自己内心的欲望看作是一种罪恶,其主要武器就是“禁欲主义”。禁欲主义要人们放弃人应有的一切欲望,服从上帝的安排,接受神的主宰。文艺复兴时期的作家以人文主义思想为旗帜,反对教会宣扬的神学统治思想,倡导个性解放,具有强烈的反封建、反教会神权、反禁欲主义的进步意义。因此,以体现现世生活意义的“及时行乐”的主题思想也在经过漫长的中世纪之后,重新得以重视。斯宾塞、马韦尔和赫里克等文艺复兴时期的诗人创作了不少这一主题的诗作,他们在诗中以意象为媒介体现追求现世生活、享受现世爱情的人文主义思想。赫里克的《致妙龄少女:莫误青春》是这类主题的代表作。“趁早吧,快采摘那玫瑰花苞;/时间老人永在飞翔;/同一朵花儿今天还在微笑,/明天就要枯萎死亡。/这旭日,空中华灯一盏,/总是在冉冉升高,/万里行程很快就要走完,/日近西沉黄昏到。赫里克的这首诗强烈地表现出“及时行乐”、莫失良辰的思想。诗的前两个小节用玫瑰和太阳这两个意象来说明容貌娇艳的短暂和时光的飞逝,特别是玫瑰的意象,作为美和爱的象征,生命却如此短暂,从而在第三、第四小节引申出及时行乐的主题,表现出了人文主义的生活信念和处世态度。赫里克还在《致水仙花》里以水仙花、夏雨、晨露意象比喻人生的短暂,强调现世生活的意义。其他同类作品如斯宾塞《仙后》中的《玫瑰之歌》也是用玫瑰的意象来表现这类主题。

意识到时间的摧毁力量,文艺复兴时期的诗人们还创作了很多时间意象,莎士比亚在他的《十四行诗集》中把时间比作“时光老头子”“血腥的魔王”“吞噬一切的流光”“镰刀”“利斧”“飞毛腿”等,这些表明时间的残酷无情的意象反复出现,意在表现诗人与时间抗争的决心。马韦尔《致羞涩的姑娘》中用“时间的战车插翅飞奔”的意象来强调年华易逝,岁月不饶人。诗人借助诗歌意象这种表现形式,借景抒情,自然而坦率,表达了重现实、重人生的人文主义思想。

欧洲文艺复兴时期为何很多画家喜欢画裸体女人?

在文艺复兴时期,很多艺术家都喜欢画裸体的女人,这对于思想还不怎么开放的中方来说是可耻的,但是对于西方的艺术家来说,这代表了他们反抗宗教教会的压迫。在这种思想的潮流下,人们的思想开始了解放,社会开始了突飞猛进的进步。

对于西方的古典艺术裸体是宇宙间最美的。如维也纳雕塑,缪斯女神以及各种油画上面裸体出现的几率远远大于其他形象。在西峰的艺术家眼中,他的肌肉动作,线条勾勒出的美是无与伦比的,这可能也就是传统艺术家眼中,并去外表的一切复杂的形式只看内心。因为人出生在这个世界上就是一丝不挂的,在他们眼中这并不是什么难以启齿的人生不带来死不带去,所以裸体是象征着最纯净的美。这股裸体风是从中世纪的欧洲开始吹起,如星星燎原之火一直吹到了,现在一直吹到了中国。

在现在而言很多美术的艺术生都会有画裸体的经历,学生们大大方方的话,裸体的展示者大大方方的展示自己的动态美感。双方在话语废话之中,内心都是很纯净的,没有其他污浊的想法,这只是为了更好的创作更好的灵感。

在人类的起源最先是母系时代,女性是众生之母。欧洲的信仰十分的强烈,他们信仰的第一个人就是亚当,亚当初来世上就是赤身裸体,踏进伊亩园的。对于欧洲来说,他们通过各种方法来讴歌女性的美,例如神话油e799bee5baa6e79fa5e98193e78988e69d8331333431363033画,雕塑,种种带有神秘色彩的都是在为女性的美而加持。这不仅可以描写女性的美,还可以满足思想自由的表达需要。

女性人体在欧洲已经形成了传统,在中国,从最初的国画也开始慢慢的接受了这种画风。每一种风格都是各自国家千百年来沉淀下来的,我们都应该尊重。

本文标签: 文艺复兴对女性的意义 女性 文艺复兴 请给


Copyright Dotee.net Some Rights Reserved.网站地图 |冀ICP备19012759号-6

请登录

忘记密码我要注册

社交账号登录

注册账号

已有账号?请登录